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OGP

投资艺术品市场上的法律与潜规则

出自:编辑 奥格派 / 图片 奥格派会员提供

奥格派

把文化当做推动经济增长的核心领域,把充满活力的艺术品市场当做增强软实力的有用工具,倡导社会的人文美学,转移国际社会对政治和人权问题的关注,将其引导到经济联通性上,都是可取的。但是法律上的漏洞对于艺术品市场是危险的,如果证明作品为假,拍卖行不承担任何责任(国际上的潜规则)。

众所周知,艺术投资的利润回报率是除了地产和股票外最高的,所以在富豪的资产配置中占很大比重,当然波动也相当大。那些有着强硬的资本,敏锐的市场洞察力,对艺术史、艺术鉴赏、艺术投资的深入了解的私人收藏家和艺术品投资机构都有着成系统的目标和明确的投资方向。


就在世界上其他人都在竞拍波洛克和罗斯科的作品时,中国买家则“定向购买”,来自于15世纪的艺术大师的作品。


通过跟踪销售统计,我们发现最受欢迎的前20件艺术品其中六件都来自荷兰后印象派画家文森特·梵高,其次是古斯塔夫·克林姆的《艾蒂儿·布洛赫-鲍尔肖像一号》,法国印象派代表人物克劳德·莫奈的《阿让特伊的罂粟田》和 《吉维尼艺术家的花园》,西班牙画家巴勃罗·毕加索有两件,超现实画派的萨尔瓦多·达利也有一幅,塞尚的《艺术家的父亲阅读》,爱德华·蒙克的《尖叫》和埃德加·德加的《舞蹈班》。


而亚洲方面的张大千、齐白石、傅抱石、徐悲鸿等现代艺术家的作品也成为了追捧对象,近几年也加入了毕加索和沃霍尔的行列,成了拥有世界上最畅销作品的艺术家之一。


2011年是中国艺术品拍卖的“亿元”起始点,2012年美国艺术品拍卖市场的收入为81亿美元,而中国达到了89亿美元。中国生动地展示出社会主义向资本主义的大跃进。艺术品购买者的激增也源自中国新贵一族压抑已久的消费主义热情和传统文化熏陶的结果,近年来其收购的价格,足以撼动全球的拍卖市场。


有些收藏者极为在意所拥有的艺术品,甚至精心打造的私人博物馆,然而更多的买家仍然以投资为主,希望在销售以后获利,标的物一卖再卖的商品,一般10年内被拍卖数次。部分艺术品交易商出入各大拍卖行,为了买下有投资潜力的商品,再把它们卖给“有需要”的富人。无论私人投资,还是企业投资,艺术品领域除了利润回报,还有更为重要的附加效应。例如企业方面,不仅是资金实力,还是对企业文化形象的提升。


万达集团集团董事长王健林继续他的购买行为,在纽约佳士得拍卖行以2820万美元买下了一幅毕加索的作品《两个孩子》,这幅作品是毕加索1950年的作品。


“只有有文化的企业才能理解艺术,收藏世界上最好的艺术品,” 万达艺术收藏负责人郭庆祥说。这就是“艺术文化价值+财富金融价值”的联系。


不得不说王健林以独到的商业手法介入收藏圈,才是一位真正的“大师”。


把文化当做推动经济增长的核心领域,把充满活力的艺术品市场当做增强软实力的有用工具,倡导社会的人文美学,转移国际社会对政治和人权问题的关注,将其引导到经济联通性上,都是可取的。但是法律上的漏洞对于艺术品市场是危险的,如果证明作品为假,拍卖行不承担任何责任(国际上的潜规则)。


“市场上总会有赝品,不过是比例问题。” 哈佛大学前亚洲艺术策展人、现佳士得顾问罗伯特·莫里说。


“我敢说,在中小拍卖行,80%的拍品都是仿造的。” 著名画家萧平说。他曾担任南京博物馆的鉴定顾问。


令人心寒的是赝品对市场充斥与泛滥不是唯一的问题,中国文物相关的博物馆盗窃案、政府官员行贿的行为、以及拍卖投标后拒付款项等,随着市场的增长,它的阴暗面也在增大。


近年,中国拍卖行业协会和有关部门已经介入,比如中国商务部和文化部。收集恶意买卖双方的数据,并在协会内公布结果,对这些问题进行曝光,不仅鼓励拍卖行把有违约记录的买家列入黑名单,还建议买家把遭遇欺诈行为的拍卖行进行公布。政府对存在不同问题的企业吊销或暂扣了营业执照,而对部分“有记录”的买家,必须支付高昂的定金。


“有法可治,言而有信”,这才是一个良性社会的发展之路。


后记

奥格派OhGoodParty.com收藏家线上平台、私人收藏家俱乐部和合作伙伴们共同建立信任与协作,在传承历史文化和信仰的传统信息上起到积极的力量,努力为我们的社会和后代保留下珍贵的资产,分享和传播正确的收藏知识和理性投资,提供商品的真实的价值和可靠的数据。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