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OGP

数字艺术世界:斯蒂芬·卡尔霍恩访谈

出自:编辑 奥格派 / 图片 斯蒂芬·卡尔霍恩

奥格派

亚里士多德说:“艺术的目的不是呈现事物的外表,而是其内在的意义。” 数字技术只是表达艺术性和创造性的媒介。任何媒体工具都不会比艺术家的才能或创造力更重要。数字艺术家也不会脱离艺术的本质,他们仍旧需要学习与其他传统艺术家相同的东西。当然,每个媒体都有自己的价格,但主要还是取决于艺术家的名字和能力。

人物

斯蒂芬·卡尔霍恩是一位艺术实验者和数字艺术家。他从1985年开始自学平面设计,在1993年到2002年之间都从事着传统绘画的工作。2003年他接触了数字艺术,并从事此类的创作工作。2009年之后,他使用数码摄影与数字图像合成技术,其实验性的项目主要集中在的复杂性和对称性的研究上,目前他的此类创作超过了250件。作为演奏家和作曲家斯蒂芬的音乐生涯延续了数十年,他在2001年至2015年之间发行了八首录音。同样,自1996年以来,史蒂芬创建并提出了引人入胜的互动式跨学科计划,这些程序植根于群体的经验探究,在分析心理学、社会控制论以及成人和组织发展领域的探索。有时他也为在公共图书馆的战略发展工作,是一位专注于成人发展中偶然性的研究者。



采访

奥格派:西方传统艺术是我们所熟悉的绘画、雕塑、摄影、印刷和版画。但是在20世纪60年代许多新技术诞生,科技开始渗透到艺术界,从而产生了许多独特的艺术风格。互联网时代的崛起让这种非传统艺术或是新数字媒体技术将传统和现代组合,它给予艺术家们更多的工具去实现更出众的效果。这种艺术现在被分类为数字艺术、数码艺术,或电脑图形艺术。我们很荣幸的邀请了斯蒂芬一起来探讨对数字艺术的见解,在此之前,您能先谈谈您自己和您的艺术背景吗?


斯蒂芬:创意生活选择了我。50年前我还是一个少年,朝气蓬勃的灵感让我很快将艺术发展为重要的部分来追求。但是换句话说,我也为了生计耗费了不少时间在非艺术领域,比如音乐产业和组织发展,工作内容总是围绕着音乐与视觉艺术。我使用直观、徘徊和反思的途径获取各种艺术资源。开始是音乐作曲家,然后是绘画,再是摄影,而如今,我使用相机和电脑创造实验性的数字图像。我的成人之旅充满了对创造和美学天性般的迷恋,这是支持我进行创造性实验的理由,它们受到心理学相关的影响,这些也是我作品中一个独特的魅力之处。你可以感到我的视觉艺术也是一种音乐艺术,通过即兴的组合、深刻的视野、整理和演绎而产生的。它的背后是我追求有吸引力、通用的和永恒的艺术作品 - 为了体验、参与和享受 - 那是我的终身追求!

奥格派

数字艺术对于所有非传统艺术形式都很重要,因为它们扩大了艺术家能够用来探索想法的表达方式。今天,数字技术几乎介入我们生活中的每一个环节,它改变了整个人类社会从物质层面到精神层面的生活状态。它允许艺术家使用开放性的社交空间,通过互联网展示独特的想法,并将创作融入在日常生活中。

奥格派:数字艺术对于所有非传统艺术形式都很重要,因为它们扩大了艺术家能够用来探索想法的表达方式。今天,数字技术几乎介入我们生活中的每一个环节,它改变了整个人类社会从物质层面到精神层面的生活状态。它允许艺术家使用开放性的社交空间,通过互联网展示独特的想法,并将创作融入在日常生活中。那么您有与其他艺术家或是艺术团体合作吗?


斯蒂芬:有。近期,我的混合媒体拼贴艺术系列是重复使用了一位关系非常密切的朋友,又很专业的伙伴。 但这个项目在进行多年以后,她过世了。


奥格派:这真是太令人难过了!愿回忆长存。


斯蒂芬:谢谢。画廊我目前仍然主要选择在美国俄亥俄州克利夫兰市的画廊。 在2016年我已完成几个展览,也被邀请加入私人在线收藏。我一直在寻找能与之合作的机会,而我的网站是我在线努力和实验的核心。

斯蒂芬·卡尔霍恩

从我的艺术家的角度来看,数字艺术就像过去的音乐一样,如果没有看过就无法完整的体验。正是这种面对艺术的过程,这才是超凡的。这与获得稀缺品的经验不同,我希望人们投资我的艺术是因为经历深刻的引人注目的经历。

奥格派:数字技术的进步让艺术作品能够在不同社会环境下被创造,它帮助艺术家达到很多画廊做不到的事。我们相信,数字艺术不仅扩大了艺术的定义,而且还增加了艺术对世界的可及性。是什么动力促使您继续前进?


斯蒂芬:我最大的动力就是当我回想起人们享受我作品的那一刻,让我的艺术成为提供观众快乐的一次体验。它让我知道,那些美丽的、有吸引力和人性化的艺术和其相关的艺术会拥有观众。


奥格派:电脑的强大让传统艺术家在开始时把它看作是一种不公平的延伸。因为电脑提供了一个良好全面的工作区,还允许犯错误和随意修改。还有一个大问题:它有可能被复制。对收藏者来说,这不是“好的”。一些画廊甚至拒绝接受数字艺术作品,因为它们没有出售原创造文件。至少在被打印在物理材料上,它仅仅作为一个文件而存在。我们正处于一个共享的时代,那么画廊如何确保这个作品是唯一一个存在的文件,或者作为限量签名系列的一部分。您对此怎么认为?


斯蒂芬:我大件作品几乎都是单件,中等尺寸或其他非常小的版本也是单件。我倾向于收藏者把这看成开放或是封闭的问题,在这里我会很清楚很认真的解释它。为了确保我绘制的艺术作品的未来价值,我对版本的真实性和出处提供了重要的保护措施。我的标记或者签名会与真品完全匹配,提供正版证明标签,包括原始数字文件的状态,这是保护收藏家的最严格的方法。数字艺术家与摄影师、版画家、雕塑家和其他艺术家的情况是一样的。版画家自15世纪以来一直在管理版本,在博物馆里充满了这些媒介品。这也让我想起了音乐的演变。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现场演出的音乐总是令人遗憾,因为演奏过程无法记录。它与视觉艺术不同,在发展留声机之前,聆听现场音乐是获得音乐的唯一途径。现在用科技可以轻易做到,比如手机去记录音乐表演的整个过程。但那时候的许多音乐表演都是短暂的事业,甚至没有一个所谓的版本,支持对于掌握的音乐与艺术的肯定。从我的艺术家的角度来看,数字艺术就像过去的音乐一样,如果没有看过就无法完整的体验。正是这种面对艺术的过程,这才是超凡的。这与获得稀缺品的经验不同,我希望人们投资我的艺术是因为经历深刻的引人注目的经历。此外,我提供单件或非常小的版本,同时希望这些单品最终能在博物馆之类的地方展示,因为那里可能有许多富有经验的收藏家。我也很高兴我的作品数量众多,我希望收藏家和观众们支持我的愿望让我的艺术被更多的人看到!当一天结束,如果您希望每天看到我的作品是出于您的喜爱,那么您就会明白我为什么要提供一件单件品或编号的小版本。

斯蒂芬·卡尔霍恩

我认为更加专注于提供一个好的创造体验比正在做好的艺术更值得。重要的是我的作品有强烈的艺术特色。它结合了很多严谨的建造和技术,以及从根本上释放惊喜和快乐的意外。它是关于发现美丽的次序被包围在混乱之中,我的艺术是无法确定的,这是它的秘密之一,如果您愿意支持它的力量,就被吸引进入这个领域。

奥格派:那么在您认为什么是“好的”工作?


斯蒂芬:从主观角度看,我认为答案“什么是好的”是可以在旁观者的情感中找到的。我的目标也不是或好或坏的艺术,而是因为它引人入胜的美丽和神秘,提供了积极参与和奖励的可能性。我认为更加专注于提供一个好的创造体验比正在做好的艺术更值得。重要的是我的作品有强烈的艺术特色。它结合了很多严谨的建造和技术,以及从根本上释放惊喜和快乐的意外。它是关于发现美丽的次序被包围在混乱之中,我的艺术是无法确定的,这是它的秘密之一,如果您愿意支持它的力量,就被吸引进入这个领域。我的作品是折叠出一个构架出“天圆地方”的本质,以及去整合一个永恒的形象,一个隐藏在表面之下的完整的有机图案和形式,常见的组织方式有镜面对称、圆形、或者是曼陀罗。我邀请观众去寻找进入图像。我的艺术区别在于我为观众建立各种机会去探索!比试图去挑衅、说服、惊吓或者传输编码,它是完全不同的,最后面向的是:我试着建立一个美丽的图像来引导这一切。

斯蒂芬·卡尔霍恩

尽管我对亚洲艺术不那么熟悉,但我受到中国传统水墨画的吸引,并绘制了许多简单的、古典的亚洲视觉和雕塑艺术。我理解传统的亚洲家庭,艺术代表一个家族的荣誉、仪式和价值。

奥格派:亚里士多德说:“艺术的目的不是呈现事物的外表,而是其内在的意义。” 数字技术只是表达艺术性和创造性的媒介。任何媒体工具都不会比艺术家的才能或创造力更重要。数字艺术家也不会脱离艺术的本质,他们仍旧需要学习与其他传统艺术家相同的东西。当然,每个媒体都有自己的价格,但主要还是取决于艺术家的名字和能力。我们看到您的部分作品有体现佛教元素,您为什么会加入亚洲文化在您的作品中?


斯蒂芬:禅宗或道教的故事与我希望获得的激发点有些相同。尽管我对亚洲艺术不那么熟悉,但我受到中国传统水墨画的吸引,并绘制了许多简单的、古典的亚洲视觉和雕塑艺术。我理解传统的亚洲家庭,艺术代表一个家族的荣誉、仪式和价值。这似乎是值得被保护的,所以我将这个文化的观念与作品联系在一起。我的艺术直觉和深度影响力来自于各种元素合成的实践,其中包括从亚洲精神中借鉴,所以我的图像里有一些具体或微妙的亚洲特质。

斯蒂芬·卡尔霍恩

事实上我的艺术对任何人开放,对所有年龄公开的,能让所有人都可以看到。作为一位严谨又直观的艺术家,我致力于的追求无限可能性的实验创造。

奥格派:是的,东西方的理解是不一样,但艺术本来就是多样性的。纵观世界历史,艺术一直反映了它所创造的时代文化。它有许多形式,而且总是在变化。您对未来有什么计划?


斯蒂芬:如果我的艺术品放在任何人都可以发现的墙上,那么我的短期梦想就实现了。事实上我的艺术对任何人开放,对所有年龄公开的,能让所有人都可以看到。作为一位严谨又直观的艺术家,我致力于的追求无限可能性的实验创造。虽然生活本身往往破坏了我们大多数计划,但尽管如此,我仍旧期待将我的艺术带去任何可能会发现和遇到的新观众的地方! 只要我能够,我回答就是选择去创造艺术。


后记

感谢斯蒂芬和我们一起探讨数字艺术,他的经验和专业将激发更多的人了解数字艺术。数字艺术是真实的艺术,是与传统艺术平等价值的艺术,是灵感与价值的来源,它同样可以让您获益匪浅。请继续关注奥格派OhGoodParty.com 和斯蒂芬·卡尔霍恩的艺术作品。

Comments


bottom of page